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粉墨人生

人生如戏,导演就是际遇,让你扮演国王你就是国王,让你扮演乞丐你就是乞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挖排干队长刘应红  

2012-09-24 15:06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1973年刘应红高中毕业,回到新光五队务农。1975年,公社培养年轻队长,9月份,刘应红担任了新光五队的政治队长。10月份,刘应红带领五队社员参加了总排干大会战。去的时候,铺盖和劳动工具是车拉去的,民工们是排着队走去的。住在蒙联三队一家人家的凉房。炕上地下都住满了人,还住不下,没办法,刘应红找了几块木板,用绳子吊起来,睡在上面。
       总排干挖了两个多月,队里的民工换了两批人,只有刘应红没有换,始终坚持在总排干工地上。期间,晚上经常放电影。公社领导,大队干部,经常利用放电影的机会,通报各大队工程进度,给民工们讲话,鼓劲。在快完工的时候,新胜大队书记杨成保,应大树湾指挥部领导的要求,利用放电影的时间,作过一次表态发言。他们的口号是:五天的任务三天完。但是,到最后全公社最早完工的是新光四五队。
       由于是全公社最早完工,作为奖励,指挥部给刘应红等挖排干的先进青年民兵,每人发了五发子弹,在南渠靶场打了一次靶。
       1976年1月份总排干竣工。2月份,刘应红又带领四五队的八个社员开赴三排干工地。人们还是步走去工地。刚去到工地,公社带工的公安特派员李志忠,就给民工们作了动员讲话。民工们都是站着听讲话。住在南渠文革大队的一户人家。新光四五队一个组,吃、住、劳动都在一起。两个队八个人,没有专门做饭的。收工时,大家捡柴禾,回家自己做饭。每天早上,大家还在睡觉的时候,刘应红早已起来,去工地放炮了。炮眼是头天收工时打好的,放完炮回来,饭也熟了,吃了饭,再和大家一起出工。
       经过挖总排干的磨练,刘应红的肩膀早已像经常拉车套犁的牛脖子一样,再重的担子,只要能担起来,根本不会觉得疼了。而刘应红也像一头老黄牛一样,不管在哪里挖排干,总是自觉自愿,主动请缨,任劳任怨。在他的带领下,三排干工程,四五队又是全公社第一个完工。
       就在即将完工的时候,刘应红经历了一次生死劫难。在请工程技术人员验工时,发现一段工,有四米多长,渠底有水了,测量差一公分。刘应红去指挥部领了两个炮,一个炮是六棒炸药,准备把高的地方炸开。平时是把炸药放到炮眼里,点燃后跑开。这次工程不大,准备把导火索点燃后扔进渠里。结果有点大意,点燃后还在手里拿着。在排干对面的罗文叶和李富看见了,惊呼让他赶快扔炸药,他听到后急忙扔出去,结果炸药还没有落地就炸了。要是再迟一两秒钟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    三排干竣工后,4月份,工地又倒在三道桥的西缸支沟。刘应红又带领三名社员,住在新跃四队朱队长家。这次工程用了一个多月,到5月十几号完工。由于四五队的工程质量好,作为样板工程,公社带工的李志忠召集了全公社的民工,大小队的负责人,参观了四五队的工程。
       西缸支沟回来后,刘应红又参加了公社专业团。参加了新胜大队的,主要目标是要达到一灌一排的农田基本建设。工地在新胜五队。完工后就到了割麦子的时候了。
       由于刘应红在挖排干中的突出表现,1976年6月30日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旗专业团成立的时候,被选拔到旗专业团当了旗专业团二营五连的指导员。从8月20日去旗专业团,先后转战大树湾蒙联、小召公社、召庙分光,最后工地倒在靠三排干的旗专业团基地。1977年底,专业团完成了它的使命,成员解散回家。期间的1976年冬,大中专招生,按照招生条件,从文化程度、政治面貌、工作表现,各方面刘应红都符合条件。但是为了旗专业团工作的需要,旗领导不让连以上干部参加推荐,并承诺以后连以上干部将全部转为国家干部。然而时过境迁,这个承诺最终也没有兑现。
       1977年秋天,回到村里的刘应红,带领社员参加了公社专业团在光林大队的农田基本建设。
       1980年春,刘应红又带领几名社员去到前旗挖总排干,来去40天。住在一家人家的南凉房。凉房还没有搭房顶。尽管如此,还是住不下。刘应红只能在凉房外面支一张床,睡在外面。时值初春,河套的天气还十分寒冷。黑夜风大,怕把被子刮起来,刘应红就用石头把被子的两边压住。前旗的总排干工程,开口52米,收底30米,3.8米深,旱台11米,陂收顶11米。四五队去了6个人,一人上土,五人倒担担土。四五队又是全公社第一个完工。
       前旗总排干工程回来后,刘应红就去了新光小学教了书。1996年退休后,来陕坝创业。“应红面馆”创出了名牌,成了陕坝的第一碗面。刘应红在年轻的时候,还给生产队在黄天矿掏过大粪。那种营生,当时是只有“四类分子”才给分配的工作。但是他不挑不拣,不嫌脏,不怕累。个人的事情从没有找过领导,就这样一辈子踏踏实实,默默无闻地奉献着。我不是表扬他有多么高尚,而是确实佩服他做人风格。常言道,人到无求品自高。试想,人真的能做到一辈子无求于人,只是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事,那该是一种多么坦然的心境,那该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人生。我们做不到,我们只会庸人自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