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粉墨人生

人生如戏,导演就是际遇,让你扮演国王你就是国王,让你扮演乞丐你就是乞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偷瓜  

2010-05-31 11:54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大集体的时候每个生产队都要种几亩瓜,瓜熟的季节生产队要给每家每户分瓜,有西瓜,有小瓜子。西瓜的品种每年都不一样。有一年我们队里在天义毛(老地名,在村子南面,靠林场)种一种泰谷瓜,是长型的,一颗有二三十斤重,以后就再没见过这么大的瓜。小瓜子又叫哈密瓜,和现在的西瓜大小差不多,也是圆形的,吃起来比现在的蜜瓜好多了,又绵又甜又香,有的还是沙瓤,沙的能噎人。

        分到每户的瓜不多,每次分瓜,吃不了几天就没了,刚好把孩子们的馋虫勾起来。于是孩子们混在一起偷瓜就成了当时的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,像我们这茬人几乎都有过偷瓜的经历,多年以后也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 本人小时候偷瓜,曾受到看瓜老汉“称赞”:虎子偷瓜可溜了!从而小有名气,自己觉得很神气,像小英雄似的。小伙伴们羡慕我,大一点的后生也夸奖我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偷瓜分大偷和小偷。大偷是用麻袋背,一般都是在晚上;小偷是用手抱,用嘴叼,一般是在白天。房前的吴宝是半大后生了,胆子大,一个人黑夜出去偷,如入无人之境,一次能背半麻袋瓜回来。房后的赵鬼精,爱跟人晚上出去偷瓜,但他有个坏毛病,一紧张就“吭,吭”地不停,越是让他不要出声,他越是由不住要“吭”。有一次晚上出去偷瓜,快要到瓜地畔了,却由不住“吭”了起来,“吭”的让看瓜老汉听到了,老汉举着黄叉追过来,吓得十来个人狼奔豕突,跑出几里地远才停下来,等停下来再看,谁也找不见谁了。那以后,谁偷瓜也不愿意再领他。

       我属于小偷,黑夜不敢出去。一般是在中午或傍晚,上下午都有事做,不是放毛驴,就是哄娃娃。要是中午,那得等到大人午休睡着了,慢慢爬起来摸下炕,蹑手蹑脚出了门,相跟上两三个小伙伴,奔瓜地而去。在远远瞭见瓜房子的时候,先要观察瓜地周围确实没人,然后顺着渠壕弯着腰,手脚并用慢慢向瓜地接近。头不可超过渠塄,否则会被看瓜老汉发现。一直到瓜地边,顺着浇地时留下的水口子爬进瓜地。注意!这时要屏息静气,从瓜蔓下面,匍匐前进。因为稍有不慎,弄出点响动,就会惊动拴在瓜房子跟前的恶狗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然后是挑瓜。小瓜子,一般是用鼻子闻,闻到很香的,看到发黄的,那就是熟瓜。如果是黑夜偷西瓜,那就要用手摸,瓜上有露水的是生瓜,没露水的就是熟瓜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最多只能摘三颗,胸前抱两颗,嘴里叼一颗。然后原路返回,要领和爬进时一样,屏息静气,匍匐前进,从水口子爬出,再顺着渠壕,猫着腰慢慢离开瓜地,当然,离瓜地越远越安全。由于我掌握了这些高难度技术,所以一般不会失手,成功率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 尽管按照大家总结出来的经验要领挑瓜,但是毕竟做贼心虚,慌里慌张,偷回来的瓜不一定好吃,但是偷瓜时的紧张和刺激,让孩子们心里痒痒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   俗话说,久走冰滩哪有不跌跤的,关公也有走麦城的时候。有一天我从姥姥家往回走,天已是傍晚,正好路过瓜地,我想搂草打兔子,捎带偷一颗瓜吃,哪想到刚摘了一颗西瓜,正要往出走,却撞在了看瓜老汉的怀里。把我吓坏了,我想肯定要被老汉打个半死,然后把我交到生产队长那里,让我臭名昭著。结果,我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,老汉既没有打我,也没有报告给生产队长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,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没想到后来让父亲知道了,遭到父亲的一顿臭骂。再后来被小伙伴们知道了,从此有点英雄落马,名声扫地的感觉。于是我不得不金盆洗手,从此退出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文章发表在《黄河晚报》2012年11月28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