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粉墨人生

人生如戏,导演就是际遇,让你扮演国王你就是国王,让你扮演乞丐你就是乞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遭遇传销  

2010-03-23 16:48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 年前腊月,我和四弟领着老妈去南方旅游,不曾想竟落入传销窝里,差点过年也回不了家。滞留三天后,我们想尽办法,终于在节前回了家,但是老四已陷入其中无法自拨。

      去年老四搞了点小工程挣了点钱,买了小车,说要拉上老妈去南方旅游,邀请我一起去。我想冬天闲着没事出去转转也好。由于是长途旅行怕开车太劳累,又约了我们的一个两姨兄弟是司机好两个人换着开。一行四人从家出发,由北向南途经银川、西安、郑州、武汉、长沙、桂林、南宁。在这些城市短暂停留,简单转了转,看了看,四弟就急忙往广西北海赶。

       快到北海的时候四弟说那里有他们吉兰泰的几个朋友,并说要来接我们,我们也没有在意。下了高速后果然有三男一女四个人开着小车等在路边,他们非常热情地和我们一一握手打招呼,称呼我是大哥,称我母亲叫老妈,以后几天一直到离开北海他们就一直这样称呼。 

       拐弯抹角把我们领到一个住宅小区,开车的司机说他有事先回去了,另三人把我们引到七楼他们的家,已是晚上十点多了。那个女的,后来知道他叫李冬菊,有四十几岁,给我们做的肉臊子拉面。西北部的人都知道,客人初次上门给吃拉面,意思是要把客人拉住,或者是要常来常往的意思。对此我们都能理会主人的意思,内心都非常感激。

       在李冬菊做饭的时间,另两个男人,一个是李冬菊的哥哥叫李会解,有五十来岁,另一个叫谢卫东,四十二岁,和我们嘘寒问暖家长里短地闲话。话题渐渐说到北海的建设和发展上,两个人主要是给我们讲中央对北海如何重视,北海发展有多快,北海发展的潜力有多大,其他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唠了一会闲话,饭好了,三个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吃饭。吃饭中间李冬菊和谢卫东不时开点小玩笑,我们以为是两口子,以为这就是他们的家。第二天才知道他们两个并非一家人,房子也是他们合伙租的。吃了饭已经是12点了,母亲被安排和李冬菊住一个屋,我和谢住一个屋,四弟和两姨兄弟住一个屋。后来才知道,我们从那时起就已经被一对一的盯住了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在家里吃了早点,便有昨天晚上接我们来的那个小伙子,有三十出头的样子,开着车来接我们,一同来的还有一个姓杨的女人,大家都称她杨姐,有五十多岁,据介绍在阿拉善盟阿左旗某局当过局长。这样一共有五个人陪我们出去玩。先去了银滩,坐小渔船在海上转了一圈,当然有两个女人陪着,然后在江泽民种下的一棵树前留了影,接着就去了市中心的一个广场。

       在路上,经过交谈,知道这个小伙子叫王磊,家在临河。自我吹嘘他来这里一年时间,现在已经事业有成,买了二十多万的小车,但我看到车牌照是北京的,有些疑惑,王磊很是解释了一番。到这时王磊已经把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基本说清楚了,实际上是彻底摊牌了。然后我们又来到一座山林里,汽车爬了一段很陡的山坡后,停在了一个很高的四方平台上,站在平台上可以看到很远的景色。我抽空悄声对老妈说,他们一伙是搞传销的。老妈沉了一下轻声说,那该咋办?我又对四弟说,四弟低头不语,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来到广场,我们四个来的人分别有一个人陪着,边走边看边给我们介绍。先看到一个图书馆,造型有一个很大的倾斜面。陪我的谢卫东问我对这个图书馆的造型有什么理解,我说,不太清楚。于是他就给介绍说,这个表明中央在北海的政策是倾斜的,说的明白一点就是对北海的传销是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   接着他指着一个象蒙古包,四周开着八个门的建筑给我介绍说,你看这个建筑像一口倒扣的锅,是寓意我们搞传销这个行业不被外面的人所理解,虽然为当地的发展作出了贡献,但是背上了不好的名声,就是背黑锅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广场中央有一个圆的喷水池,里面是一个巨大的金属圆球,圆球的三面有三个人像,一个老汉蹲着,手心上放着一颗珠子,第二个是一个男子吹着海螺,第三个是半躺着的女子手里拿着一颗大的珠子。他的解释是,老汉发现了珍珠,暗指传销行业,男子向外吹着海螺对外面传递着信息,女子手里拿着一颗大的珍珠,意味着凡来这里搞传销的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。

       对于这些牵强附会胡扯八扯的解释我觉得好笑,也说明这些人确实是动了一番脑筋。当然给我讲解的这个谢卫东本身就是上海某高校的大学生,还当过几年老师,自然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,她就是发展我们老四的上线,叫李春霞,是李会解的姝姝,李冬菊的姐姐。李春霞爱说爱笑,嘘寒问暖,给我们买饮料,对我们异常热情。接着就给我讲她来这里一年时间,自己在这个行业里发展有多快,已经买了楼房,儿子也接来读初中了。说得兴致勃勃,很有激情。后来才知道她不知什么原因早已和丈夫离了婚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中午,这几个人把我们引到一个好像是叫金马的饭店,简单吃了午饭,然后又把我们领到一个小公园里。公园的中间是一个不大的人工湖,四周有绿树环绕,树下摆放着桌椅。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围坐在一起,喝饮料,谈天说地。如果仔细听好多都是讲传销的。

       这时老妈被李冬菊领着,在远处买了鱼饵料喂鱼玩儿,四弟和两姨兄弟由杨姐陪着喝饮料,我和谢卫东李会解李春霞坐一桌,几个人轮番对我展开巩势。主要是引导我对传销产生兴趣。

       谈话的中间,李春霞问我在这里有没有熟人。我想了一下说,有一个高中同学叫陶三的,听说在深圳做买卖,具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哪知我刚一说完引的李春霞大笑起来。原来这个陶三正好就是李春霞的上线,他们也是亲戚。

       她问我陶三这人怎么样,我说他六年前借了我们班一个女同学十万块钱,至今连一分钱也没有还。秋天那个女同学不幸出车祸遇难了,女同学的丈夫和女儿找到他也没有要到一分钱。他们听我这样说,不觉得都愣住了。我想陶三平时对他们肯定是说自己多么仗义多么有钱多么成功,“我自己也没想到我来这里能发展的这么快,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。”这是他们这些人常说的一句话。不过他们好像并不很惊讶,还说了好多原谅陶三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三个人丝毫没有受到陶三事情的影响,仍然信心百倍,热情洋溢地对我进行感情拉拢,和思想转化。听他们喋喋不休的说道,我感到既反感,又烦恼,但想到人家几个人如此热情的招待,又陪我们游玩,也不能表现出来。后来实在听不下去,我想,与其听他们给我上课,不如我给他们说,让他们听。于是,我故意讲些过去自己做买卖的事情,让三个家伙只有用耳朵听和哈哈笑的份。

        坐了一会,我们也买了两袋鱼食,喂了一会鱼,把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,这时天也快黑了,我们跟着他们往回走。路上看到有中央领导人的题词,他们总要说是针对传销行业的。路边还有专门卖中央领导人视察北海的照片和题词的小册子,他们一概说是针对北海传销行业的。

       晚上他们在住处准备了我们认为是比较丰盛的晚宴来招待我们,李氏三兄妹和谢卫东杨姐轮番上阵劝酒。传销,我比不了他们,喝酒,我可不怕他们。先是主家敬酒,后是客人回敬,然后找理由碰酒,一会的功夫,几个主人就都喝得差不多醉了,于是李冬菊上饭,酒场就算结束。

       把谢、李、杨、李四人送走之后,四弟才说,其实他已经在一个半月以前就来过这里,经过十七天才认识了这个行业,(其实就是被洗脑了),他已经投入了六万九千八百元。我感到十分震惊,我想这些钱肯定是打了水漂血本无归了。现在只能是劝说四弟及早醒悟早点回家了。同来的我的两姨兄弟叫刘恩,原来他在06年也被朋友骗到广西桂林的来宾,住了一个星期,他和人家每天抬扛辩论,人家看到实在说服不了他,最后只得放他回来,他还按照原来的约定坚持让人家给他买了回家的车票。由于他说了自己的经历,这里的这帮人对他也不报什么希望。晚上我和刘恩共同做四弟的工作,四弟好像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四弟问我该怎办,我想钱现在肯定要不上了,他们既然说的天花乱坠,看能不能让他们打个收条,以证明他们收过这个钱,但是那帮人嘴上答应的痛快,却凭你怎么催也没有任何行动。其实这本来也是不可能的,因为不管谁交上去的钱,一到月底都被按照不同的级别分配一空,都到了个人腰包,怎么可能退的出来。由于四弟的动摇,那帮人又加强了对四弟在认识上的巩固提高,同时对我更是轮番进攻。他们的想法是如果做通了我的工作,那可能会影响到很多亲戚朋友。

       结果一上午收条没打上,四弟又被拉过去了,他开始变得不相信我们了。同时那帮人对我这条大鱼也不肯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 中午李春霞又把我们领到饭店摆了一桌丰盛的酒菜热情地招待我们。他们只是说让我认真地了解一下这个行业,做不做由你自己,其实是在让我认识,给我洗脑。

       我对他们那些胡之焉扯生拉硬扯漏洞百出的说教十分反感,实在听不进去。我本来平时不爱说话,这时看来不说不行了,还是那句话,与其听他们说还不如让他们听我说。针对他们做我们工作首先说的一句话,那就是问你想不想挣钱,如果你说想,那他们就有话说了。我说,经过来这儿几天看到的听到的我有一个很大的感触,那就是原来把钱看的太重要了,原来钱并没有那么重要。如果因为挣钱失去父母儿女的亲情,失去亲戚弟兄朋友同学,那么即使挣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?我是暗指这些搞传销的为了挣钱不择手段,苦亲戚害朋友。

       不想一句话说恼了这伙人,他们反驳说,难道你看我们就是没有亲情的人吗?我也被激恼,想趁上洗手间的时间离开酒席,但刚一出洗手间就被李春霞拉了回来。好意难却,只得再坐下来,我声明请大家不要再提你们行业(其实就是传销)的事,李春霞也表示咱们从现在开始只讲感情不谈做买卖的事。  

       不过话不过三句又转到传销上来了,说让我不要急忙着回家,再住上几天走一走看一看,我一听这话那就是抓住我们不放的意思,我就不耐烦地说,这么简单的事情也用不着怎么去理解认识,不就是每人入一份钱然后这些人来分,有的分的多,有的分的少还有一部分人一分钱也分不到吗?然后他们就说不是这样的,人人都能成功,一两年后每个人都能得到一千五百万元。

       这时谢卫东听我这么说有些愤恼地说,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,我们都是无知的傻子!听他这样说我再次站起来说要去卫生间,然后趁机下了楼。刚在路边站下李春霞就追了下来要拉我上去,我说我吃也吃饱了喝也喝不成还装作要呕吐的样子,说我这几天胃疼,好不容易才把她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   过了有十来分钟,老四下来了,对我一顿指责,说我不给他面子,说他的朋友都是些有素质的人,让我只管听,人家不会强迫我做,说刚才来了他们阿左旗的朋友,说是以前当过阿左旗人民银行的行长,现在在深圳做生意,今天恰好来了,现在楼上让我上去见个面,我无法推辞只得上去。

       我已经知道这个马行长就是李春霞说的她的老师,被李请来不知经过多长时间的了解,做了一番怎样的工作,竟让这个有几十年工龄的公务员“认识”了这个行业,最后买了三份(每份是3800元的21倍近7万元,三份就是21万)。我知道这个马行长是他们特意请来做我的工作的,因为我也算是老干部了,他们估计能和我说上话。

       上去见面打了招呼,我免不了恭维他几句,然后他问我在哪里工作,岁数多大,结果我比他大几个月,还客气地称我大哥。说他原来在阿左旗旗委办公室当过主任,以后在阿左旗人民银行当过行长。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然后又说到他参与到了这个行业,一下就入了三份。我打趣地说,反正你的钱也没处花,买上几份玩玩也好。后来就劝我也及早加入以免错过机会。我故意说他,我就想不明白,你那么多钱了怎么还是成天想着挣钱?他再劝我,我就故意说我在单位喝酒最反对人们说做生意说挣钱。

       他见说我不动,又转向我的两姨兄弟刘恩。刘恩回答说,关键的问题是我发展不上人。马行长就说,难道你连三个亲朋好友也没有?那你还活得有什么意思?到这时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抬扛的方式把你说服。

       这时我和老妈刘恩都急着要回家,我是下决心要下午回,那帮人是下决心再留我们几天。为了说服他们我只得拿老妈说事,我说,老妈岁数大了,有多年的高血压、冠心病,她现在着急的要回家,要是硬把他留下,万一她心里麻烦犯了病,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弟兄两个也负不起这个责任,因为我们兄妹一共六人。听到我说这话他们也不敢硬留我们了。

       吃完饭我们准备回到住处拿了东西就回家,这帮人又坚持让我们去一个地方看看再回,我坚决不肯,老四也只得往住处走。这时老四又出了问题,他又怨又气地说,只是让你看看,人家又不是非要让你做,这次来主要是让你替我把把关,我已经把好几万都投进去了,你对我一点责任也不负。说着还委屈的挤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 回到住处以后我又劝他,他是更加对我生气,两个人先是争论后来就吵了起来。四弟说要回你们先回,我不回了,我看他们就能把我骗了?早干早挣钱,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。我一看没有办法,只能我们三个人回了,我出去买车票,结果6天之内车票机票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 绝对不能再在这个鬼地方再呆下去了,没有其它办法,只得回到住处想着如何再做四弟的工作。老四比我小十岁,是我从小把他背着抱着长大的,我不能放弃他。结果早有人等在住处。原来那个马行长听说我们没有回,又追到这里来了,不用说是不死心,又来做我的工作来了。我和他打了个招呼借口把东西拉在下面又下了楼在街上转游。

       一直到晚上10点多我转回来在门口听到马行长还在和我们两姨兄弟讲辨着,我没敢进去又出去转了一阵回来听不到马的声音我才进去。我又好言相劝让老四明天及早回家,我说这事对于我们家族都是灾难。结果四弟批评我说我拒绝听人家讲,和人家抬扛,坚持明天再让我听明白了他就回家。我无法,只好答应他明天再认真听一下,不和他们讲辨,但是听明白了我们就回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吃了早饭,一个四十来岁男子不知被谁请了来专门给我讲课。他是个北京人,可能在这个行业里的级别比较高点吧,讲了五级三阶制。把从业务员拿69800元(其实是5万元,有19800元分两个月退出来了)加入进来,到从这个梯形上走出去人人都可以得到一千五百万。讲得很清楚我听得也很清楚。最后我对四弟说,你看,听清楚了吧,这里所有的钱交进来以后只是做了重新分配,并没有做一分钱的投资,没有投资哪里来的收益,5万元怎么能变成1500万?四弟也疑惑了,问北京人说那么其他钱从哪里来?北京人说,你只要发展三个人就行了,其他事情你不用管。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 他们见说服不了我,又把谢卫东叫来,可能他们觉得谢是大学生还教过书,有理论知识。为了配合老四能早点回家,我只得耐着性子听他鬼嚼。结果他的说法是,这些交上来的除有百分之五十多做了分配后,剩余部分被一个非税收管理局收取,并被政府利用,政府对所收资金按百分之十的比例做为招商引资的奖励。这是他们欺骗人的说法,其实所有交来的钱每到月底都被分配一空,帐户也不能再用,按照那个北京人讲的,这叫每月帐户清空。我理解是如果帐户经常有余额就很有被政府冻结没收的可能。把钱交给什么局更是骗人的鬼话。谢卫东讲完,我对四弟说,就按谢说的是真的,那么增值也只有百分之五,你交进五万,只能得到52500元,怎能变成1500万呢?这时老四也疑惑了,反问谢后来的人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 谢也不能说服我,悻悻地走了,这时李会调解又上来了,他们就是这样车轮战术。四弟还要让我听,我也实在没耐心了,就对四弟斥责道:还听什么听,这么简单点事情,二三年级的娃娃也能算出来,你天天让我听,有什么不懂得,有什么可听的,再听我就疯了。经我这么一吼,李不讲了,但四弟仍在牢骚:好像你什么都懂,别人都是傻子,谢把他父亲接来了,也已经加入了,李春霞把她哥她妹都拉来加入了,杨姐把她丈夫女儿都接来加入了,难道他们能害自己的父亲儿女姐妹吗?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。不过在我和老妈的再三劝导下,老四终于同意吃了中饭回家。老妈说,快过年了,我们先回去,你万一想做回去以后过了年你再来。我知道这是老妈的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   说起老妈觉得挺有意思,她可能同时和我发现那帮人是搞传销的,开始只是听不说话,或者是装聋作哑。到第三天她才对那帮人说:说来说去你拉来人才给你发工资,拉不来人你就一分钱也没有,说明你们挣的钱是后面来的人拿来的。然后又说,这和过去的一贯道一样,你不入他就天天做你的工作,说是入了一贯道就能如何如何,自己家里没吃的还要给坛主交粮食。那时老妈才十几岁,她的亲五姨逼着她入了道,结果后来坛主们都被镇压了。

       中饭吃得也不错是炖猪排,我边吃饭边说,还是赶快回家吧,这几天老家那里的银行正在放贷款,要贷款也得回去签字办手续,贷上款我们再来加入这一行,说成甚没钱是不能加入吧。我这样说他们自然不可能相信。

       吃了饭我们赶快拿上东西下了楼,结果四弟又在楼上迟迟不下来,给发信息,没反映,打电话不接。没办法,老妈又上去叫,结果看到李冬菊正在放声大哭,四弟坐在一旁。老妈也顾不得这些,劝了两句拉了四弟就下楼,上了车往出走。小区大门口站着谢卫东和李会解,四弟下车和他俩打招呼道谢,我和老妈都不敢下车怕再惹来麻烦,只是在车上让他们来老家玩,说我们过完年还会来的。然后四弟上了车出了城上了高速,我和老妈的心才放了下来。总算能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 老四被骗还执迷不悟,老妈心疼,劝了几次,老四还呛她,就再不敢劝了。老妈又生气,又伤心,眼泪只有往肚里流,想尽量哄着老四回家。我也为老四伤心难过,是又气又恨又心疼。就在这时,老二发来了短信,问我们走到那里了,问老妈的身体怎么样。看完短信,想到这几天的遭遇,心头不觉一热,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。我也没敢给老妈说,怕她听了,忍不住眼泪。

       一路上再没有旅游的心情,只是在成都寿安有三弟媳妇的娘家,在那里呆了一天就一直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 路上我就给老二老三老五发了信息,通报了这件事,让他们做好规劝老四的思想准备。回家后我又给亲戚们发了短信让他们提高警惕,如果老四要拉他们做一些说不清楚的生意,千万别上当。

       这件事老四媳妇并不知情,为了不让她伤心难过,暂时没有告诉她。但我又怕老四会拉扯媳妇那方面的亲戚,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了她。老四媳妇听了又气又伤心,哭的说不出话来。她说她早就有点疑惑,但无法确定,没想到会发展到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   过年那几天,弟兄们利用互相拜年走转的机会,利用各种方式对他进行“再洗脑”。我还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传销的知识信息,打印出来给他看。谢天谢地,过了年他再没去,又干起了他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 文章发表在《黄河晚报》2012年4月18日。  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