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粉墨人生

人生如戏,导演就是际遇,让你扮演国王你就是国王,让你扮演乞丐你就是乞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盖房  

2009-09-10 13:13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房子是大树湾人的心病。

       二排干开通之后,从南到北纵贯大树湾全境,从先进村以下的新渠、新光、海林、广林、蒙联,这些村地势低洼,地下水位高,盐碱化严重,二排干水大时还会发生倒灌。在这样的地方盖房,根基被地下水和盐碱阴渗,房子不吃年代,少的六七年,多至十来年,房子就会倒塌。有的老年人一辈子要盖十来茬房,盖房耗尽了他们毕生的心血。

       文化大革命时期,时兴忆苦思甜。听忆苦的老年人讲,他们早先从外地来到大树湾,住的是瓜茅庵。瓜茅庵是看瓜人在瓜地搭的一个简易棚子,临时用来遮风避雨的。就是先选一块高一点的地方,然后用两块红柳芭子搭在一起成人字形,开口朝南,后面也用芭子堵上。在芭子上抹上泥,前面挂一块烂麻袋或者烂口袋,就是一家人生活居住的房子了。听母亲说,六零年饿肚子的时候,为逃避饥荒,我们在磴口小关井住过一年,当时住的就是这样的瓜茅庵,那时我才刚学会走路。

       瓜茅庵四处透风,最怕刮风下雨,一刮风到处都是沙土,遇上下雨,上面漏雨像筛子,里面又冷又湿,无处藏身。

       六一年,我们又搬回了大树湾新光五队。那时住的都是土坷垃房,房根基没有石头,都是垫一层麦草,上面就垒墙。面积有二十来平米,祖孙三代住在一个屋子里。门扇的上部是糊纸的小窗棂,窗子是糊纸的三十六眼窗子。屋顶没有顶棚,有一个气烟窟子,冬天用烂布子堵上,夏天取开通气。

       六八年的时候盖了一次房,面积有五十平米,一大一小两间房,小一点的爷爷住,大一点的我们一家人住。这次房根基,是用旧房拆下来的土坷垃和新土把根基垫高,然后用十二个人舁的石头鹅来回反复地把房根基砸实,再在上面垒坷垃墙。门上没有玻璃,窗子上面是三十六眼窗棂,用白麻纸糊上,可以开启。天热的时候用木棍支起来通风,下面是三桶玻璃,比原来大了很多,家里比原来亮多了。屋里的一半面积被一盘南北大炕所占据,炕的南头连着锅台,现在叫锅连炕。

      那时请人盖房是互相帮忙,不用花钱,可是总得给出苦力的人吃饭。一般的人家盖房都得问生产队或者邻居亲戚借粮食,盖起房子再慢慢还给人家。所以有盖房三年穷的说法。为庆贺房子盖成,也为了犒劳大家的辛苦劳动,即使再穷,有两顿好饭是要吃的,那就是上梁馍馍压栈糕。房子落成搬进新家,要吃一顿糕。有句老话叫做,搬家不吃糕,一年搬三遭。

       那时的房子,特别让人记忆犹新的是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油亮光滑的炕楞。因为炕楞都是用麦织子和泥抹的,如果不加工,人上炕下炕等于每天在墙头上触。因此人们想出了办法,用泥先把炕楞抹成圆楞子,再用细泥抹光,上面用素油抹,或者用碱葱葱浆。勤实的人家会把炕楞反复的浆,反复的抹,一直搽抹的油光程亮,能照见人影。

       扫地是个大问题,裸地上用笤帚扫,土虚的地方逐渐扫成了坑,硬的地方成了疙蛋,越扫越高低不平。

       用石头鹅打房根基叫做行鹅,在孩子们看来行鹅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。行鹅一般都在上午集体劳动出工之前。一早,主家把队里的男壮劳力请来,至少得十二个人,另外还要请一个喊鹅的,喊鹅的也是指挥的。喊鹅的唱一句,打鹅的跟着唱一句,并根据喊鹅人唱词里的意思打一次鹅。打鹅的人每次都只跟着唱一句“好好地嗨呀!”,但每次唱的调子不一样。喊鹅人指挥着全体打鹅的人,或准备,或抬鹅,或高举,或轻放,或回头,或拐弯,或直行,或准备,或休息,或提醒安全事项,一切指令都在唱词中。机智的喊鹅人还能把当时出现的人或者事编在鹅歌里唱出来,诙谐风趣,把大家逗的直乐。打鹅也是个苦力营生,二百多斤重的石头鹅,需要人们鼓住气才能扜起来,所以即使喊鹅的唱的再怎么可笑,打鹅的也不敢哈哈大笑,那样会泄了气,舁不起鹅来。

      尽管人们在房根基上下了很大的幸苦,怎奈这里是一片盐碱滩,一到春天地下水潮上来,房周围到处都是泥水,盐碱腐蚀了房根基和根基上的坷垃,房子没有几年后墙就裂开了一寸多宽的缝,过了六七年房子就住不成了。

     七五年,新光四队分成四队和五队,我们家分在五队。五队的村子在原村子的南面,我们又在新村子的西边盖了新房。这次没有旧房拆下来的坷垃可以垫根基,我叫了几个高中同学帮忙,拿人拉小驴车,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垫起了房根基。那时候,白面馒头还不能尽饱吃,虽然是请人帮忙,也只能给人家吃玉米面和白面掺起来的两面馒头。

       这次盖了有七十来平米四间房,西房是凉房兼铁匠炉,中间是个里外间,住着全家八口人,那时我的爷爷已经去世,东房准备给我结婚用。这一次炉台炕楞已经用上了水泥,地下用蓝砖铺地,叫做青砖漫地。忆苦思甜的时候形容人们生活过的好,就说现在人们住的是:玻璃窗子大正房,铺盖叠在半墙上。其实这种玻璃窗子大正房那时能住上的人家还很少。直到这时我家的四间房也只有两个窗子是全玻璃的,其它都是安的旧房拆下来的旧门窗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盐碱滩上盖房,好景不长。过了一年,东房的房顶就凹下去一大片,父亲用一根很端正的椽子把弯下来的檩条顶起来。这样的新房仅仅住了七年,后墙就有向后倒的趋势,尽管顶上土牛,仍然不能挽救危房的命运,再住下去会出人命,不得已,八二年又盖了一次房。

      八二年已经包产到户,人们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,白面馒头,猪肉烩菜可以尽饱吃了。盖房的材料也有了提高,已经开始挑壕涵沙,根基放石头,跑皮腰线砖带腰带。墙尽管还是坷垃的,但是墙上明了白灰,房檐和马头用砖砌,叫做穿靴戴帽。沙子是从新光一队的海畔沙窝用套半车一车一车拉回来的。车破路远,绕绕弯弯,路上坑坑洼洼,最后颠簸回来沙子已经所剩无几。就这样用了几个套半车,拉了二十多天才把壕子填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下了资本,下上辛苦,房子的质量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,到现在三十年过去了,虽然也成了危房,居然还没有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八零年我刚上班的时候岁数已经不小了,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。那时结婚对房子不是特别要求,不管是借的租的有个住处就行。当时我们结婚在农村,新房是二十来平米的的一间土坷垃房。不`久就搬到了中学一间弃置不用的办公室。两年后一位老师调离学校腾出了一套家属房,我欢天喜地地住进了学校家属房。这也是个土坷垃房,有四十多平米,后墙向后裂开一寸宽的缝,顶蓬是纸糊的,由于屋顶漏雨,顶蓬已经破烂不堪。那时人的命不值钱,虽是危房也只能住着。

       那些年最受不了的是老鼠,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学校,土墙挡不住老鼠,不管走到哪里,老鼠都畅行无阻。房上地下墙里,到处都是,尤其到了晚上,老鼠在纸顶蓬里打情骂俏,争风吃醋,吱吱乱叫,跑来跑去就象闹地震一样。地下的耗子翻箱倒柜,床上地下到处乱跑,一会儿打了盘碗,一会儿碰倒油瓶,折腾的你一晚上都睡不成。住了二年房子塌了,我又搬到乡政府的家属房,没有学校的房子大,烂的程度差不多。那时躺在床上看着风雨飘摇四处透风的破房子,成天作着新房梦。

       八八年,我实在忍无可忍,自己存了有一千块钱,借了贷了有几千,自己设计,自己施工,好多都是自己干,五月份开工,十月份住进了新房。

       一砖到顶的红砖房,不漏雨,不灌风,耗子钻不进来。墙是平的白的,没有裂缝。地是水磨石的能用拖布拖。顶棚是用葵花杆打的,抹上泥,平平展展。自来水真方便啊,过去不养儿子怕老了没人给挑水,现在不怕了。过去的土坷垃房,十来八年就倒了,一个人一辈子要盖七八十来茬房,现在可能这辈子再不用盖房了。

       九七年,上级政府开始搞小康村建设,给大树湾的住房改造带来了机遇,新光三队首先作为试点进行了整体建设。在上级政府的扶持下,经过十来年的不懈努力,终于建成了现在规划整齐,道路整洁,绿树环抱,设施配套的小康村。整体上看,气势恢宏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   零六年,蒙海工业园区成立后,通过征地和房屋置换,建成了设施更加完善,质量标准更高,环境更加优美的蒙海新村。成为了全旗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点。随着国家新农村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,大树湾人几十年以至上百年来的住房梦快要实现了。

       现在,在外工作的大树湾人,基本上都住上了楼房。留守大树湾的人,绝大部分都给自己的子女在城里买上了楼房, 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事情。小时候听人说,到了共产主义就会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”。人们不敢相信,说,犁地不用牛是人拉了,点灯不用油是黑摸了。没想到这样的好事真的让我们赶上了,提前实现了。

       幸福,只有经过了那段历史的人,才能体会的到。

(文章发表在《黄河晚报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